荒草丛中依稀可见古栈道和古炮台遗址

2020-12-19 18:19

山中有一古寨,名为古老寨。据传,古老寨修筑于南宋末期,占地1000多亩。

合川的钓鱼城,因坚持36年浴血奋战抗击元大汗蒙哥,创造了古今中外战争史上以少胜多的攻防战奇迹而闻名于世。而璧山云雾山中的古老寨,也因书写了凭借天险反抗蒙兵入侵的历史,被专家喻为钓鱼城的“姊妹城”。

在清咸丰年间,起义军张国福、曹灿章也率部攻寨。起义军在重庆周边之地转战,牵制了川东清军主力,袭扰了清王朝赖以镇压太平天国的后方供给基地,逼使统治者不仅不能再抽调重庆的人财物去资助镇压太平军的清军,反而要调拨大批物资和军队援助重庆。

金戈铁马、硝烟滚滚。当年,在这近千年的古寨里究竟发生了怎样惊心动魄的故事?寨内残留的青石围墙,斑驳残损的石寨门又经历了怎样的刀光剑影?

小北门外,有一处深约百丈的悬崖,悬崖西侧有一块高10多米的坛形大石,其顶部天生有一块平石,状如瓶盖,色呈金黄,人称“金坛石”。相传在清末民初,有三只老虎时常伏踞于石上,静听石下翠林中的金田寺百岁长老讲颂佛经,故此地又人称金坛虎啸、三虎听经。当地村民称,改革开放前,还会不时听到山林中回荡着野兽巨吼,声若猛虎。

记者在《璧山县志》上发现如下记载:“在县西北四十里,其山至此,突起峰峦,峭壁如削成。明季筑土城于其巅,岁久圯。咸丰三年,因粤匪乱,里人何泰尊、蒋藩周倡修石城。十一年九月,滇贼屯大路场,连夜扑攻。以巨炮击之,贼退。”

“此寨是我市继合川钓鱼城后,又一处大型古战场遗址。”邓启云介绍,据记载,张献忠率军第五次入川时,曾以八百将士在羊角挂灯、羊尾燃炮,驱羊假攻东门,真袭小北门,全歼守寨的官兵。

从重庆主城走渝遂高速至璧山区大路街道下道,经过大路街道后继续前行约3公里至黄桷桥分路,右转往青龙湖方向2公里便是古老寨的停车场。本报记者 匡丽娜 通讯员 连宏宇

璧山城区以西25公里,是一片苍翠的青山,山中常年云雾缭绕,飘渺如锦带,白似雪,光似银,如浪翻滚。清风徐来,则云雾卷叠,秀峰隐现,故此山被称为云雾山。

在金坛石旁,立有一块《金坛虎啸》的石碑,碑文上记录了一则趣闻:民国初年,张大千的胞兄张善仔出任旅长,参加重庆讨伐袁世凯的“一次革命”。讨袁失败后,被通缉的张善仔隐藏到云雾山中好友张安钦的家中。此后两人经常藏在金坛石下观察石顶上老虎的动态,张善仔还摹虎写生,以画猛虎抒发远大志向,后来成为闻名的画虎大师。

全寨分设东、西、南门和小北门,东、西门为进出的主要通道;南门为取水之道;小北门特别凶险,壁立千仞,下临深渊,有“一夫当关万夫莫开”之势。

当地70多岁的村民周书权称,儿时曾听祖辈们讲,南宋末年,重庆知府张珏的部将姚某守寨护粮,与蒙军展开激战。闲暇时,姚将军与部属到此眺云观雾。重庆失守后,古老寨也弹尽粮绝,姚将军悲愤不已,踏石痛哭,为国捐躯,留下大脚印跳崖而死。

从狭窄的小北门进入寨中,可见到寨内四周以青石砌墙,高约两三米,虽历经近千年风霜,却依旧固若金汤。荒草丛中依稀可见古栈道和古炮台遗址。

为何在荒山野岭上有如此坚固的石墙?这里又曾经发生过怎样惊心动魄的战争?

古寨南门外有一处姊妹湖,似两颗碧玉镶嵌在万木滴翠之中。据传,璧山军民筑寨抵抗蒙兵入侵时,有姊妹翠姑、黛姑随父守寨,因天旱出寨取水遭遇蒙兵,为了不被侮辱,她们毅然投湖自尽。在古老寨内侧的绿树林中,后人还专门修筑了烈女墓以作纪念。

“有史料证明,古老寨当时就是为抗击蒙哥军队而建的。”璧山区政协退休干部邓启云表示,史料表明,当年蒙哥的铁骑军队攻打重庆时,在古老寨,曾经的大宋状元、璧山人冯时行后代率领乡民浴血奋战,挫敌破围。该寨子后在明清时期进行过复修。

寨内西北悬崖边,有巨石斜伸出寨墙,名为眺云岩,令人称奇的是,巨石上有一对凹印,状如一对大脚印。